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构建

2021-10-11 22:39 编辑:迷城 来源:发表论文 浏览:

将生态文明割裂开来。生态学是自然界中各种事物和现象之间的联系,是按照自然规律发展的。文明是人类社会特有的,是人类文化创造的积极成果。生态本身并不是不文明的。它只有与文明相结合才具有人文意义。从这个角度来看,生态问题是人类的问题,因此从人类学的角度来审视生态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生态文明可以从生态学和文明的角度来揭示。生态是各种事物和现象的联系,是在自然秩序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However、the civilization是人类社会所特有的,是人类文化产生的积极成果。生态本身不可能通过文明来表达,it·will在与文明结合后得到了同源符号。从这个角度来看,经济问题只是人类的问题,从生物学的角度进行研究是非常重要的。ecological civilization,industrial civilization,egoism,人类学家。
。从人类学的角度研究生态文明建设问题,反思生态文明建设的理论困境具有现实意义。本文从反思工业文明带来的生态困境入手,寻找构建生态文明理论的人文基础,最后进行生态文明的创新实践人文意义上的文明理论。
。工业文明出现后,人与自然分离,人类成为相对自然的理性人,人类中心主义成为工业文明以来的核心理念。人类中心主义认为,在这个宇宙中,人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具有绝对目的主体和绝对理性主体两种身份,而自然只是满足人类物质需要和有用的客观现实[1]。这一定义表明,人类中心主义以满足人类利益为中心任务,并包含两个误解:利己主义和整体主义,下面逐一解释。
,以人类整体利益为中心,评价行为是否合法,倡导自然的适度合理发展。这是一个有意义的改变,因为它改变了以前对自然傲慢的态度。但我必须承认,脆弱的中心主义并没有改变为以人和自然为核心的价值观。此外,利己主义定义的人类中心主义还面临着两大难题:

第一,利己主义能否作为一个城市核心价值观真的保护了自然环境吗?无论是强势人类中心主义还是弱势人类中心主义,核心都是注重利益和控制性质。事实上,我们并不在意人类是否是中心,而是以“利益”作为衡量道德善恶的标准。如果“利益”一词成为生态环境保护的重中之重,尽管存在人类理性力量的和谐,但追求利益的人只能是利己主义人和生物人[2]。这样一来,无论一个人多么高尚,他都会失去保护自然而没有利益的动机,自然也逃脱不了成为人类利益附属物的命运。
?事实证明,利己主义世俗而奢华的价值观孕育了奢侈消费的种子。奢侈就像一个从非法的爱中生出来的孩子。随着他的诞生,资本主义也随之诞生[3]。工业文明带来了消费社会,而利己主义则形成了奢侈的生活方式,并传播到所有社会阶层。这种奢侈消费伴随着奢侈需求,这导致人们对自然资源的需求更大。利己主义似乎满足了人类的需求,成为人类发展的更高代表,但它实际上为人类酿成了更大的灾难。这不是进步,而是倒退。
。这个欺骗性的化身实际上,现实的、可触及的利益是具体的,而抽象的、超越局部利益的人类整体利益是不存在的。如果我们希望人类活动从人类的整体利益出发,消除局部利益与整体利益的对立,我们只能消除生产生活资料的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制度,但这在今天是不现实的[4]。现实中,存在着许多不同的利益主体,它们之间存在着差异和相互抵制。他们更愿意从现实的特殊利益和短期利益出发来处理环境问题,而不是从抽象的整体利益出发。正如马克思所说,少数人依靠大多数人的劳动来满足自己的需要,而这些少数人获得了发展权。然而,对于那些占多数的人来说,他们必须为他们迫切需要的东西而斗争。本质上,大多数人的发展可能性被推迟,只有少数人能够真正受益并垄断发展[5]。一些发达国家在全球环境问题上相互推诿,高喊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的口号,掩盖弱势群体的声音,掩盖资源分配不公的事实。人类整体主义代表了这些人的利益。
必须明确指出,西方发达国家以牺牲发展中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的资源来获得自身的发展是极不道德的。他们不知道自己的错误,但更加傲慢,指责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放缓甚至停滞。从这个角度看,整体主义已经成为发达国家阻碍发展中国家发展的理论基础,这已经被历史所证明。因此,整体主义并不能真正改善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作为一个整体。
。人类已经发现人类自身拥有巨大的力量。人类取代上帝成为宇宙的主体和最高统治者。它是一种独特的、至高无上的实体存在[6]。这说明西方哲学是人本主义哲学,人本主义在发展过程中容易产生偏颇,这是基于人类利益的。因此,这种哲学很难为社会主义的生态文明提供理论支持。在中国,只有马克思主义的生态人文观才能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理论提供现实路径。
首先从人的维度出发,马克思主义的生态人类学观点认为,生态问题的实质是人与社会关系的异化,其特征是人与自身关系的异化。科学技术的发展、消费观念的转变、人类中心主义理论的困境等不能简单地归结为生态问题的表面原因。根本原因是人类生产力在实践过程中不断提高,资本主义体系的出现带来了私有制生产关系,异化了人自身、人与社会关系,最终导致人与自然关系的异化,导致生态问题[7]。在资本主义体系下,追求剩余价值已经成为最高目标,他将坚决放弃任何影响利润的行为。可以看出,生态危机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生产方式。为了解决生态危机,我们应该改变生产方式,即用公共生产手段取代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第二,开始
的马克思主义生态人类学观从人与自然的维度出发,认为人与自然是辩证关系。他批评存在于人类中心主义的利己主义人文意蕴和片面夸大人的主体作用。他认为,利己主义不能通过实现基于利益的人类来引导人类保护自然。
只有扬弃利己主义的动物生存模式,重新界定人类生存的意义,才能在环境发展中促进人类的全面发展,最终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生态人类学观点批评生态中心主义完全将人与自然等同起来。首先,他批判和忽视了人的主体性思想。毕竟,没有人愿意将人类存在的价值等同于病毒的价值。其次,他批判和忽视了人类实践的价值。马克思指出,当人类开始工作并生产必要的生活资料时,人和动物是不同的[5]。否定实践也就是否定人性。因此,生态中心主义是不合理的。总之,马克思主义的生态人类学观点承认生态问题的本质是人类的异化。既不片面夸大人的主体作用,也不绝对否定人的主体价值。认识到人类具有改造自然的实践能力,但也受制于自然环境。在生态理论与人文理论之间找到微妙的平衡和谨慎的张力,为社会主义的生态文明建设提供积极的理论指导。马克思主义的人文主义观点认为,人类的存在、活动、人类社会和历史都应该以自然为基础。大自然为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条件。人与自然自然不仅相互作用,而且相互生成和建构。寻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是全人类发展的历史必然。随着工业文明的发展,人类面临着生存危机,生态文明已成为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工业文明之所以受到质疑,不仅是因为它是利己主义的增长剂,还因为它完全割裂了人类社会和自然之间的关系。具体来说,就为三而言:第一,生产力的大幅度提高和人口爆炸使人类对自然有了更大的需求,自然界现有的资源已不能满足人类的需求。第二,科学技术的发展培养了人类干预自然和寻求所需自然资源的能力。例如,大量合成新材料的出现改变了原有的生态环境。第三,当我们获得大量可用资源时,我们也会产生大量垃圾。这些工业废渣大多未经生态处理直接排入生态系统,这实际上使环境污染更加严重[8]。这三种表现证明,在工业文明的背景下,自然已成为人类的附属品,工业文明将自然推到人类的对立面,并伴随着反自然。但这并不是否认工业文明的积极作用。人类文明的每一次进步都深化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发展。正是工业文明给人类带来的一种幻觉,使人类越来越相信自然是可以控制和自信的人类失去了理智,加大了对自然的控制力度,但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事物越多,人与自然的矛盾就越深刻。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工业文明具有利己主义和反自然的特点。长期以来,它一直停留在人类主导的摇篮中。其结果只能是自然环境的破坏,人性和人类道德的退化。只有发展生态文明,才能恢复人与自然的整体关系和人性的完整性。
。改善人性最重要的是提高人的意识和生态意识。这种意识体现在对过去人类行为的反思,实现人类的自我创新,形成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新认识,从而形成人类意识。这种自然意识现在有两个层次:生态哲学。其目的是使人与自然的关系回到正轨,将人类从世界另一端拉回到现实世界,将人与自然的关系重新整合到自然存在主义的领导之下,重塑自然权威[6]。生态文明建设也是如此。我们不能把自然理解为人类服务的对象,而应该把自然看作一个独立的、完整的整体。人类在自然界中产生和发展,首先是自然人,然后是中联结中的社会人。因此,在生态文明建设中,人类首先要明确自身的自然存在属性,然后形成一种意识,即和谐意识人与自然的发展。一方面,人类不同于动物。人能够主动实践,具有主体独立性,这是自然与社会的双重存在。人类在实践中可以改造自然,也应该具有保护自然环境的生态意识。人的主体性不是向自然索取和满足主观欲望,而是在人与自然相对平衡和稳定的条件下实现主观满足。另一方面,自然存在于人类面前,应该受到人类的尊重。人是从自然中诞生的。自然为人类提供了生存和发展的条件、社会财富和使用价值。这样,人类对自然的价值有了真实的体验,也可以重新确立符合自然生态规律的价值要求,并逐渐内化为主观选择,引导人们形成保护环境的自觉行为。
生态伦理学认为,伦理的社会功能不仅限于调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和谐沟通,同时调整人与自然的关系,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沟通[6]。换句话说,生态不仅是自然生态的实现,也是社会生态的实现。在社会层面,我们还需要考虑两个方面:

。首先是利益问题。如前所述,自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中心主义一直受到高度尊重,但存在一个问题。人类中心主义是否以人类为中心?如果以人为出发点,环境如何退化?这表明人类中心主义并没有真正考虑人类问题。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真正起作用的是什么利益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如今,环境保护的理念已经深深扎根于人们的心中。例如,美团为外卖设立了“环保单”,而支付宝则设立了“蚂蚁森林地区”,为绿色森林土地做出贡献。但为什么环境问题没有得到明显改善呢?因为各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差距太大。许多西方发达国家为了自身利益将污染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而发展中国家为了发展不得不出售廉价劳动力,接受发达国家的污染产业,从而导致了越富越穷的局面。此外,许多发达国家在生态问题上推卸责任。例如,特朗普曾说,美国也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发展相对较快。另一个例子是,日本宣布退出捕鲸委员会,并计划从2019年7月起重新启动商业捕鲸项目。这是发达国家扩大自身利益的真实写照。不解决利益问题,人类就不可能取得长足的发展。因此,我们必须从全人类的利益出发,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促进人与自然矛盾的和解。第二,
代际正义问题。不同时代的人和同龄的人一样,对彼此有着不同的义务和责任[9]。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为代际正义提供了启示,当代人和后代人都需要发展。如何在不损害后代发展能力的前提下满足当代人的发展,已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如果只关心当代人的发展,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破碎的生态环境,,子孙后代如何实现更好的发展?这是不公平的。幸运的是,更多的人意识到代际正义的问题,并提出了新的发展模式。例如,支付宝的蚂蚁森林发起了一场新的“生态脱贫模式”。以豹喜牵绣为例,它不仅让人们重新了解国家保护动物金钱豹及其栖息地和顺,还以刺绣的形式出售豹子形象以及其他当地特产。大部分收益仍用于建立生态基金,以解决人类与其他物种之间的发展冲突。这种模式一石三鸟,既保护了当代人的利益,又解决了生态矛盾,同时也为子孙后代提供了一个未受破坏的生态环境,使他们也能发展。试想一下,如果这种模式在全国和全球范围内推广,它将成为生态发展的强大动力。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不再是梦想,代际矛盾也不是无法解决的。
。生态学原本是从自然的角度来研究各种食物现象之间的关系,并按照自然规律运作。然而,当生态进入文明视野时,它不仅仅是指自然界内部的运行关系,而是进一步演化为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因为生态问题与人类问题密切相关,最终会影响到人类自身的生存和发展要建设生态文明,必须反省自己,增强生态意识。这种意识不仅应该体现在人自身,而且应该体现在人与人之间的社会联系中。我们不仅要承认人在自然界中的地位,而且要解决人类社会中的利益冲突和代际冲突两个问题。只有真正解决上述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才能真正为全民所实践。
[1]寇东亮。可持续发展理念的人文细节[J]。河南社会科学,1999(2):18-20。
[2]李勇强,孙道进。生态伦理学的困境及其实践路径[J]。自然辩证法研究,2013,29(7):73-77.
[3]桑巴特,维尔纳。豪华和资本主义[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
[4]徐红新。论人类中心主义的虚幻本质[J]。社会科学论坛,2000年(6):23-25。
〔5〕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编辑局列宁斯大林著作。马克思恩格斯全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年。
[6]刘福森。新生态哲学论纲[J]。江海学刊,2009(6):12-18。
[7]董强。马克思主义生态观的逻辑框架[J]。理论视野,2015(6):75-77.
[8]徐春。生态文明在人类文明中的地位[J]。中国人民大学杂志,2010,24(2):37-45。
[9]罗尔斯。正义理论[M]。何怀宏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

    热门论文

    随机硕士毕业

    全站推荐研究生毕业论文

    热门毕业论文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