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鸿运论文网 > 博士论文 >

中国首例“枪手”状告母校讨学位 

2016-08-06 20:37 编辑:admin 来源:发表论文 浏览:
  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河南“枪手”状告母校一案,11月21日在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替人考试的枪手何以敢状告母校?高校处分枪手究竟有没有过错?记者经过多方走访,终于理清了此案的来龙去脉。 
  2003年11月21日上午,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特殊的行政案件:一位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状告其母校——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要求学校给他补发学士学位证书。 
   
  替考未被发觉 考后被人举报 
   
  范小明1979年10月8日出生于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王集乡范家庄,其弟兄三人,他在家中排行老大,两个弟弟为了支持哥哥能顺利上学,双双出外打工。初、高中时期的范小明成绩都很优秀,身为农民的父母对他寄予了很大的希望。1999年,范小明不负全家人的厚望,以优异的成绩从新野县第一高中考入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就读工程管理专业。 
  大学期间的范小明学习成绩非常好。然而,令范小明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就是他的好成绩给自己带来了麻烦。 
  2001年1月,上大二的范小明和全班同学一起参加了英语四级考试。 
  2个月后,考分下来,全班36个同学中仅有10个人通过,范小明的考分全班最高。看着范小明耀眼的四级英语证书,仅考了21分的同班同学张建军心里有点酸酸地说:“你是怎么学的呀?一下子考了个全班状元。” 
  张建军和范小明是同乡,都来自南阳,二人平时关系不错。张建军的英语成绩不太好,2001年7月,张建军再次参加了英语四级考试,但还是没有通过。这使张建军很苦恼。 
  经过两次英语考级的张建军发现:英语四、六级考试的考场都设在本校,监考老师也是本校的教师,考场管理不是太严,有时监考老师对考生的证件根本就不检查,找人替考是很容易的。考虑到自己两次未能过英语四级考试,再考心中仍然没有底,张建军决定找人替考。 
  于是,张建军想到了同乡好友范小明。 
  随后的一天晚上,张建军把范小明邀到学校外面的一个小饭馆,要了几瓶啤酒,喝到酒酣耳热时张建军对范小明说:“好兄弟,下次的英语四级考试又快到了,你替我考一下怎么样?” 
  范小明虽然喝了不少酒,但仍然清醒地告诉张建军说:“还是自己考吧,替考是有风险的。其实英语也好学,只要你努把力,会考过的。” 
  范小明不肯当枪手,张建军心里很着急,前两次考试的失败早让张谈四级而色变。于是他三番五次的央求。大家都是朋友,又是老乡,范小明碍于情面,不好再推辞,终于答应了当枪手,替张建军参加英语四级考试。 
  1月12日是全国英语四级考试的日子。这天上午9时,范小明手持张建军的身份证和准考证,有点心虚地走进考场。 
  发试卷前的几分钟,监考老师核查考生身份,一位枪手被逐出考场。那一刻,范小明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不过还好,在那名同学被逐出考场后,监考老师停止了检查,开始发试卷。 
  凭着自己平时的英语基础,范小明不到下课时间,就做完试卷。 
  走出考场,范小明像逃过一场劫难一样。看到吓得满头大汗的范小明,在考场外焦急等待的张建军一边表示感谢,一边兴奋地领着范小明去餐馆压惊。 
  如果事情到此就画上句号,很显然又有一个人钻了替考的空子,全国英语等级考试也就会再一次失去公允。但事情并没有张建军想像中的那么顺利。 
  两天后,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教务处处长贺金社找到了范小明。贺处长说有人举报他在大二时已通过英语四级,这次他又出现在英语四级考试的考场上,很显然是替别人考的,有替考的嫌疑。生性诚实的范小明只有老实交待了自己当枪手的事实。 
  后来范小明才得知,揭发自己的是考试那天被当场逐出考场的同班同学,全系两个班被他揭发出4名替考同学。 
  不久,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给予了替考者和被替考者严厉的处分:4名替考被“通报批评,留校察看1年,并取消当年所有评先资格”;4名被替考者被全部勒令退学。 
   
  努力弥补过错 只盼平安毕业 
   
  学校的这次公开处分对范小明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因为两年以来,在同学们眼里勤奋刻苦、努力向上的范小明一直是受到奖励和表扬的。 
  可事已至此,悔恨、自责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学校毕竟给自己一次改过的机会,于是他下定决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弥补这次过错。 
  2003年1月份,大四上半学期期末的成绩下来后,范小明在其所学专业的两个班70多名学生中,排名第9。按规定他是应该拿到奖学金的,可奖学金的名额中并没有他的名字。范小明不解地向系主任申金山、系书记郭忠义咨询,他们告诉他是因为他曾当过枪手,德育分数不够。范小明心里虽有点不服,但没再追究,他知道那次替考的事实一直在影响着他。 
  接下来的范小明更加注重思想的提高。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学校交上一份思想汇报,到毕业离校时,他总共向学校交了5份思想汇报。在每份汇报中对以往所犯错误作了深刻认识, 
  学校组织的各项公益活动,范小明都是积极主动地参加。学校每次发起向贫困生的捐款活动,他都是从生活费中抽出尽可能多的钱,第一个冲向捐款箱;班里有困难同学需要帮助的,他都是主动帮助他们。 
  他只是想证明一个事实:“我虽受过学校的处分,但我并不是一名坏学生!” 
  由于所学专业成绩突出,2003年6月初,在同学们为找工作焦头烂额时,范小明已被总部设在郑州的中国建设第七工程局纳为正式职工,下派到驻马店办事处负责工程管理工作。 
  考虑到自己在学校当枪手被处分并没有影响到寻找工作,范小明被压抑了近两年的心终于有了舒展。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范小明吃惊之余,还有点措手不及。 
   
  毕业未得学位 无奈状告母校 
   
  2003年6月20日,已参加工作的范小明和其他同学一样兴奋地回到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领取毕业证书。让范小明吃惊的是:别的同学都拿到了本科毕业证和学士学位证两本证书,而他和当年一同当枪手的其他3位同学只拿到一本本科毕业证。 
  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学士学位证书的含金量要比毕业证高。心中倍感委屈的范小明来到学校教务处询问原因,教务处长贺金社拿出学校《学生手册》,指着一条规定让范小明自己看:对在校学生舞弊者,不授予学士学位。 
  自己近两年多来的努力还是没能把曾经当枪手所犯过的错误从档案中抹去,这让范小明心里很痛苦。他在试图寻找缓和的余地。 
  范小明试着向学校写申请。6月25日以后,他先后两次向学校教务处递交补发学士学位的申请书,但都没有得到答复。 
  面对《学生手册》中白纸黑字的明文规定,范小明心中只有痛恨:恨自己不该一时疏忽犯下那个错误。 
  按照与所在单位用人合同的约定,范小明领到毕业证后要向单位交一份毕业证和学士学位证的复印件。而范小明只交了一份本科毕业证的复印件。单位领导问其原因,范小明如实向领导说明了情况。领导建议范小明再向学校申请一下,因为学士学位对以后工作中工资、定级、转正、评职称都有影响。 
  无奈之下,范小明于9月16日拨通了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院长张鸣龙的电话,他诚恳地希望学院能从他以后的前途考虑,网开一面,发给他学士学位证书。张院长说既然学院的《学生手册》明文规定学生舞弊者概不授予学士学位,学校就要按规定执行,不然以后无法开展工作。 
  范小明彻底失望了。协商的方式看来已没有任何希望,范小明想起了自己在校时曾自学过法律。他登上了法律网站查找支持自己的法律依据。在网上,范小明看到了在北京、广州曾发生过学校因不授予作违规毕业生毕业证和学士学位证书而被法院判决败诉的先例。范小明决定通过法律手段来讨回自己的学位证书。 
  范小明从有关法律方面的书籍中得知,虽然学校不是行政机关,但是其拥有教育主管部门即行政机关赋予的学位授予权,这个官司应属于行政案件,应按照行政官司来打。 
  9月18日,范小明拿着自己拟好的行政诉状来到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立案庭。范小明在诉状中称,自己自从犯过错误后,就认真悔改,在各方面都严格要求自己,到毕业时已具备合格大学生毕业的各项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暂行实施办法》第三条的规定:“高等学校本科学生完成教学计划的各项要求,经审核准予毕业,其课程学习和毕业论文成绩,表明确已较好掌握本门学科的基础理论、专门知识和基本技能,并且有从事科学研究工作或担负专门技术工作的初步能力的,授予学士学位。”有关法律法规中并没有规定考试作弊者应该取消授予学士学位的资格。学校自己规定的《学生手册》中关于“对学生舞弊者不授予学士学位”的规定属于越权行为,与国家法律相抵触,应当认定无效。此外,范小明还在诉状中称,学校在不授予其学位时违背程序,没有讲明不授予学位的理由,也没有听取他的申辩。 
  为此,范小明在诉状中请求法院判决: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制定的《学生手册》中有关学生舞弊者不被授予学士学位的条款无效;要求学校对他的责任进行重新认定,补发他的学士学位证书…… 
  当范小明满怀希望地把诉状递到立案庭张庭长的手中时,想不到张庭长看完后告诉他,此类案件在以前还没出现过,不能立案,否则就等于默认了现在各种考试的替考现象,就等于支持枪手。 
  范小明把从网上下载的北京、广州关于类似官司的判决情况拿出来让张庭长看。 
  张庭长看完后,找来主管院长和行政庭庭长商量,才决定立案。 
   
  学院倍感震惊 各界纷说此案 
   
  因当过枪手而未能领到学士学位证书的范小明一纸诉状把母校告上法院的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人们不禁要问:究竟是学生出格还是学校的校规出轨? 
  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接到应诉通知书后,对于范小明的起诉感到很意外。该院院长张鸣龙告诉记者:“多年来,为严肃考纪,我院对考试作弊者一直是严肃查处,从来不讲任何情面。尤其是像英语四、六级这样的‘全国大考’,只要被发现有作弊现象,一律按照学校的规定处罚。我们学院的院规《学生手册》是结合实际情况制定的,学校在此问题上没有过错。” 
  范小明也承认“替别人考试是我的过错”,但他却认为“学校不发他学位证的处罚显然过重”。他说:“学校培养我四年,从内心来讲我是不愿和母校闹到这个地步的,可我已没有任何办法了,我只想争取自己应该得到权利。这是最后一个途径,我希望法律能给我一个说法。” 
  2003年11月11日,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因被告校方未到庭而宣布改日再次开庭审理。11月21日,在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仍未到庭的情况下,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宣布择日宣判。 
  针对此案,社会各界所持的观点也不同。 
  河南省教育厅学位委员会一位副主任认为,1980年出台的我国《学位条例》主要是从宏观上体现一种国家政策,学校只要不违背这种政策制定一些实施细则是可以的,不能说《学位条例》没规定的都是可以做的。国家制订的大政策往往只是一个纲领,高校有办学的自主权,根据学校的管理需要,在大政策不违背的前提下,出台一些管理细则,并不离谱。严于治校、提高学位文凭的含金量,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范小明状告母校一事,应引起我们的重视,使我们高校对自身的管理问题作出一些思考。 
  河南大学一位领导人尽管对现有的校规并不是完全赞成,但并不认可学生动辄用法律来“维权”的行为。他说:“学生的基本权利理应得到尊重,但是学生毕竟是处于学校这个特殊的社会组织中的特殊人群,不能简单将学生不满校规处罚的行为理解为维权行为,毕竟他们并没有完全成熟,行为还有盲目跟风的特点。如果像范小明这样的枪手都可以授予学位,那就是纵容缺少诚信和擅长假冒伪劣的学生获取学位。” 
  与范小明一样替人当枪手而未领到学士学位证书的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毕业生李洁杉说:“我非常佩服范小明的勇气和胆量,他通过法律程序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如今,高校‘处理’一个学生的程序是:先由系里给出一个情况说明,上报给教务处,教务处再汇报给校长办公室和有关校领导,然后经讨论出台一个处罚决定,其间学生很少有参与的机会,这对学生很不公平。” 
  南开大学历史系学院博士生胡云生告诉记者,学生在公费上学向自费转变之后,主体地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校规应当视为学生与学校之间签订的“民事合同”,这种“合同”要在平等的基础上由双方共同制定,涉及学生权益的条款,学生代表应该参与讨论和制定。 
  河南乾元律师事务所主任张乾从法律角度对此案分析道:“学校是国家机关授予行使行政权力的组织,不具备制定法律条文的条件,它所要做的只是依法办事,因此学校的《学生手册》不具有法律效力。” 
  采访时,范小明告诉记者:“我对这个官司胜诉有很大的把握。” 
  据悉,此案已引起法学界、教育界、学术界等各界人士的极大关注,究竟结果如何,人们正拭目以待。相信法院最终会作出公正的判决,也相信此案的判决结果,将会成为与范小明一样未领到学士学位证书的其他枪手们的“判例法”。 

    热门论文

    随机硕士毕业

    全站推荐研究生毕业论文

    热门毕业论文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