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法律英语教学现状的调查与途径探索

2013-04-16 22:25 编辑:admin 来源:发表论文 浏览:
  1、前言
  法律英语( Legal English), 在英语国家中被称为LegalLanguage 或Language of the Law, 即法律语言, 在英语中指表述法律科学概念的用语以及诉讼或非诉讼法律事务时所使用的习惯用语和行话[1]。然而,我国的“法律英语”的定义与英语国家应有所区别。现今国内有不少学者对“法律英语”的范畴做出了不同的探讨和界定,也折射出对其性质理解的不统一,这可以从国内学者不少的比较有影响力的法律英语教材的英文名称可见一斑。例如,何家弘主编的《法律英语实用教程》的英文名称为“Legal English”,而杜金榜、张新红主编的《法律英语核心教程》的英文名称是“CoreCourse of English for Law”。前者,即“Legal English”或“English ofthe Law”,指向“有关法律的英语”或“法律领域的英语”。而后者,即“English for Law”,则是指律师、法官、法律工作者所使用的专业语言(又可见于“牛津大学法律英语中心”(“English for Law at OxfordEnglish Centre”)的界定[1])。它是一种行业用语,是“不同于一般语言的具有权威性和约束力的法律载体”(杜金榜,2004:1)。就我国法律英语人才培养而言,应译为“English for Law”。
  2.国内高校法律英语教学现状分析
  目前国内法律外语课程的教学模式主要分为以下三个类型(李剑波,2007)。
  2.1.“法学专业(汉语讲授)+法律外语阅读课程”模式这种模式通常在法律高等院校法律专业的专业外语教学中展开,如中国政法大学、西南政法大学、西北政法大学,华东政法大学, 中央司法警官学院等, 针对法律专业学生开展的专业英语课程。
  2.2“外语专业+法学课程(汉语讲授)”模式国内法律高等院校在外语专业包括英语专业和其他外语专业一般都设有专门的法律
  外语课程,如西北政法大学英语专业的法律英语课程等。
  2.3“法学专业+外文教材(外语讲授)+基础外语课程”模式国内一些外语类高等院校如上海外国语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
  学和北京外国语大学等在各自的法学院系设有法律外语课程(主要是法律英语课程)。
  3.法律英语教学所存在问题分析
  3.1 教学目标不明确
  误区一:法律英语教学是为了补充大学英语教学。为了迎合学生的需要, 教师的教学严重偏离了法律英语教学应有的目标,由此,更谈不上钻研法律英语教学了(任中秀,2006:117)。误区二:法律英语的教学目标就是培养学生达到对英美法有所了解, 能借助词典阅读、理解原汁原味的法律文献和原著水平,或者法律英语教学就是学习地道的英美法律制度(周红,2007:127)。
  3.2.教学手段、教材教法单一
  目前法律英语课程基本停留在传统教学基础上, 以传授英美法律知识、介绍英美法律制度为主要教学内容,教学模式以阅读为主,以教师授课为中心,缺乏对法律英语系统的认识,缺乏系统性的听、说、读、写、译的全面训练和培养。
  4. 法律英语教学方式和途径
  基于以上问题分析, 笔者综合国内高校的经验, 提出以下思路。
  4.1 课堂教学
  4.1.1 文本阅读和讨论分析
  在法律英语教学课堂上综合应用文本阅读和讨论分析相结合的教学方式。首先,文本阅读侧重法律制度、中外法律文化差异等法律知识的传授以及术语、句法、文体特征等语言知识的讲解。其次,组织学生针对文本阅读所涉及的主题开展讨论分析。
  4.1.2 模拟训练
  模拟训练分不仅包括角色扮演、模拟谈判(调解、仲裁)等训练,还应针对教学专题所涉及的内容围绕专业词汇、听力训练、模拟实例翻译、文书写作等展开练习。前者侧重的是专业技能的训练,后者偏重的是听、读、写、译等语言能力的培养。为了补充现实教学中单一讲授方式的不足, 达到有限课堂教学时限内知识传授和能力培养的平衡,可以在讲授具体专题的过程中,根据现实需要有选择性地植入角色扮演、模拟谈判等训练,在文本阅读和讨论分析之后加大术语练习、翻译和写作的训练,从而在知识传授和能力训练的动态平衡中活跃课堂气氛,调动学生参与的积极性,激发学生独立思考、有效内化知识、理论同实践相结合积极创新探索的热情。
  4.1.3 案例教学
  “案例教学法”(case method)最早由哈佛大学法学院前院长郎得尔于1870 年前后提出,并将其应用于哈佛大学的法学教学实践中。案例教学不同于举例,它强调学生的积极参与,以实际案例的分析作为教学内容。案例教学让学生收获的不仅仅是相关的法律知识和语言知识,更重要的是让学习者学会“如何用精确恰当的法律语言去感受获得这些法律知识的过程, 去体验法律职业的思维方法和解决实际问题能力的具体运用[2]。”事实上,案例教学更侧重的是法律思维、专业技能和语言交际能力的培养。据此,在整个学期的法律英语教学中, 应当合理分配传统文本阅读教学和案例教学的比例,从而做到四个方面关键因素的平衡辐射与协调培养。
  对此广外的做法是一个学期安排1 到2 个经典案例, 并分阶段进行:第一阶段,要求学生阅读案例,整理该案涉及的基本事实,并提出基本立场,总结语言点(词汇);第二阶段,要求学生找出相关法律依据,对事实进行分析,并证明第一阶段提出的基本立场,着手撰写书面材料, 书面整理语言点(句型);第三阶段为口头辩论或讨论[3]。此种处理方案的好处是能够合理安排有限学时,有效协调案例教学与传统文本阅读教学的比例分配, 从而实现四个方面关键因素的协调与平衡。
  4.2 课外延伸教学
  综合大学本科阶段法律英语课时的有限性以及法律英语本身的实践性等特性,开展形式灵活多样的课外延伸教学十分必要。开展丰富多彩的课外延伸教学势在必行。
  4.2.1 专题讲座
  开展课外延伸教学的方式之一就是针对学生的实际需求举办各类专题讲座。在整合人民大学、对外经贸大学等高校开展法律英语专题讲座的成功经验的基础上, 笔者认为可以将专题讲座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邀请专家或本校老师开展法律语言学讲座,这类讲座在内容上侧重的是法律词汇、术语、句法、语法、法律文书篇章结构、文体特征等法律语言特征的介绍和相关语言学知识的讲解;第二类是聘请具有丰富实务工作经验的知名涉外法律律师开展法律实务讲座,内容涉及涉外法务工作的方方面面、涉外法律人才的必备素质以及涉外法律律师个人的学习成长经历介绍等; 第三类是根据学校现实条件和专业设置, 有选择性地聘请国外专家学者作外国法律制度、法律文化、特定法律专业领域前沿动态等方面的学术报告。
  4.2.2 实践教学
  在实践教学方面,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走在全国高校前列,经验纯熟值得学习借鉴。广外大借鉴美国法学教育中校外实习模式(Externship)(Milstein, 2001)的经验,在校外建立了广州市白云区法院、广东南方福瑞德律师事务所、北京的Lawspirit 法律翻译公司等多个实习基地。例如学生在翻译公司里,可以根据能力分别从事法律文件初译、译审和行业语料库建设等专业对口工作;有本校专业教师带队,实习单位的资深专业人士指导;学生可以向带队老师和单位的专业人士提出问题并每周进行实习汇报[4]。实践证明,广外大的实习基地教学取得了显著成效。然而实习基地的建立往往受到诸多现实条件的制约, 因此在其他高校半实践性质(观摩与模拟)的课外教学模式较为普遍,如带领学生观摩涉外案件庭审,并要求学生用英文撰写观摩报告;(人大等诸多高校) 利用学校的模拟法庭等设施在课外举办模拟庭审活动;(对外经贸大学等高校)举办法律英语翻译、口译、辩论大赛等。
  4.2.3 网络教学
  法律英语网络教学大致分为三个层面: 一个是上传教师授课的PPT 教案以及整编后的优秀专业教师的精品课程视频供学生温习所学、总结归纳;第二提供LexisNexis、Westlaw 等专业数据库资源和相关网络资源供师生查找判例、法条、期刊论文等专业资料开展科学研究工作[9];第三是创办何家弘法律英语网等法律英语专业网站、论坛、QQ 群等, 利用现代化的网络技术手段提供师生互动、生生互动及校内外法律英语从业人员交流学习的互动平台。网络教学的确从知识扩展和与人互动交流的角度很好地培养了学生有效利用各类资源有针对性地进行自主学习的能力; 学生之间可以相互交流经验彼此学习借鉴; 师生之间在课堂教学之外形成可控的引导和反馈关系,老师更有针对性地解答学生的疑问,实时予以帮助指导,同时也可以更便捷地获取学生的反馈信息,及时调整完善教学,因此可以说网络教学是课堂教学强有力的辅助和补充。
  5. 结语
  综上分析笔者认为,法律英语教学是一个系统工程。对于法律英语课堂教学而言, 应当采用文本阅读和讨论分析为主的教学方法和以精选案例分析为主的案例教学法相结合的教学形式, 同时强化教学过程中不同类型模拟训练的合理应用; 从课外延伸教学来看,应当以实践教学为重心,举办不同题材的专题讲座,与此同时加强网络资源和网络教学的科学建设, 从而在多元化教学方法的协调运用中实现四个方面关键因素的协调与平衡。另外,法律英语教学中四个方面关键因素的平衡并非封闭的、僵死的,而是相对的、动态的和开放性的,因此随着时代发展,涉外法务工作的发展变化,新的教学理念、教学技术和手段的出现以及学生知识结构和需求的变化,需要不断调整、丰富和完善法律英语教学模式,确保几个方面关键因素的协调兼顾和动态平衡, 最终服务于应用型涉外法律人才的基础培养,促就法律英语教学目标的实现。
 

    热门论文

    随机硕士毕业

    全站推荐研究生毕业论文

    热门毕业论文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