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为科学关于安全控制的研究述评与未来研究展望

2011-03-25 10:57 编辑:admin 来源:发表论文 浏览:
    伴随我国经济发展的良好势头,不断出现一些不和谐音符,各类高风险企业(High-Risk Organiza-tion, HRO,在该研究中也称为复杂社会技术系统,complex socio-technical systems)的事故频频发生,例如: 2005年,伤亡事故727 945起,死亡126 760人[1]; 2006年,伤亡事故627 158起,死亡112 822人[2]。每年的事故不仅造成惨重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而且也产生巨大的不良社会影响。
    安全控制问题一直是各国学者的研究热点。早期,人们关注的是技术设备的可靠性,集中表靠性问题便凸现出来,形成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人因工程(human factors engineering)研究,这也是行为科学介入安全控制的里程碑。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发生后,许多组织因素和社会因素进入研究视野,组织错误与安全文化成为安全管理研究的新动向[3]。
    从行为科学的角度探讨组织事故的发生机制,可以通过对事故的先行变量进行评估和干预,实现事故预防从后馈( feedback)向前馈( feedfoward)的转变,从而建立事故预警机制和具有前摄性(proac-tive)的安全管理体系,例如:基于行为的安全(Behavior-Based Safety, BBS)管理、基于价值观的安全(Value-Based Safety)管理。
    根据Lewin的场理论,B=f(P,E),影响个体行为的因素除个体自身因素P外,还包括环境因素E。于企业员工来说,环境因素根据大小又可继续分为小环境———团队因素或群体因素,和组织环境———组织因素。
    行为是个体因素和环境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即各个层次的因素还存在着复杂的交互作用。笔者从这4个方面综述相关的研究,然后提出基于行为科学视角的事故发生路径。
    由于个体的操作失误是各类事故的触发器(triggers),传统安全控制研究的焦点问题是个体的各种不安全行为及其原因解释,主要有两种取向的研究,一个是认知心理学取向;一个是社会心理学或组织心理学取向。
    认知心理学取向的研究主要是用认知心理学的一些理论观点解释个体的不安全行为,集中表现为人误(human error)与违章( violation)的研究。OH' arede等人[4]认为民航系统有60% ~80%的灾祸(mishaps)是由人误导致的,这些人误主要是由机组、管制和维修以及其他人员造成。Helmreich[5]提出,近20年2/3以上的飞行事故都涉及人误。王二平[3]认为,违章行为是我国工业系统安全的直接威胁。
    Reason等人[6]、Parker等人[7]认为,人误与违章都包括某种成分(element)的偏离,二者的主要区别是偏离的发生是否存在操作者的主观故意( intentionality)。
    Rasmussen[8]认为,人误主要与人的信息加工过程有关,人的认知活动可以表征为技能基(skill-based)、规则基( rule-based)和知识基(knowledge-based)3种类型,相应的,人误分成技能基、规则基和知识基3类。
    Reason[9]认为,人误可以有行为水平、关系(contextual)水平和概念水平的分类,并试图将认知行为过程的不同阶段与人误的不同类型联系起来,从概念水平上解释人误产生的深层原因,从而提出3种基本类型人误:失误( lapses)、过失(slips)错误(mistakes)。根据该分类, Reason提出一个通用模型系统( Generic Error-Modeling System,EMS),将不同类型的人误与人的认知活动的不同阶段联系起来。在有关驾驶员行为的研究中,也得到了3个因素:失误( lapses),错误(errors),和违[6-7]。Reason[9]认为,人误和违章是由不同的心理机制调节的,动机因素(风险/利益权衡)在违章过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而认知因素可能影响违章行为的结果。错误可能需要个体认知加工能力的解释。

    热门论文

    随机硕士毕业

    全站推荐研究生毕业论文

    热门毕业论文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