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门致人死伤的罪名分析

2015-06-23 18:58 编辑:admin 来源:发表论文 浏览:
  一、 基本案情 
  2014年8月23日17时30分许,张某某驾驶小型轿车,沿青州市弥河镇关家村中心路由北向南行驶至其家巷子口停车后,在开车门时与后方骑电动自行车顺行的闵某某发生事故,致其脑颅损伤,经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事故发生后,张某某打电话报警,并在现场等待交警处理。经青州市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张某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认定为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开车门致人死伤的罪名分析
  二、此类行为刑法性质之争议 
  (一)构成交通肇事罪 
  该案构成交通肇事罪,持该观点者认为,司机开门前应尽到注意义务,观察后视镜,确保开门不至于发生事故方可。司机因疏忽大意或过于自信没有做到这一点,便应对其所致损害后果负责。其次,交通肇事罪侵害的法益是公共安全,侵犯的客体是交通运输安全。这密切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一旦事故发生,就可能造成难以控制的后果和不可预计的损失。该行为本身就具有可惩性。 
  (二)不构成犯罪 
  持该观点者理由主要有下:其一,张某某停车位置是其家巷子口,其停车行为并未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其二,交通肇事罪,其罪名成立场所应是公共交通管理的范围,但是张某某家巷子口并不属于公共交通管理范围。其三,交通肇事罪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注重行为对“公众”安全造成法益侵害,应当具有社会性和公共性。而张某某在巷子门口停车的行为并不足以造成危害公共安全的可能性,即使侵犯,也只是侵犯单一或少数主体的人身、财产方面的法益。最后,张某某是否尽到注意义务,是否下车前看后视镜、检查路况及闵某某是否有重大过失等主观因素,在本案审理结果中并未提及。由上述理由可知,张某某的行为不满足交通肇事罪的犯罪构成要件,故不构成犯罪。 
  有人认为,即使电动自行车驾驶员存在违章行为,但是在传统意义上,人们常常将其定义为弱势群体,所以事故责任由机动车驾驶员承担更符合大众心理。笔者认为,就该案而言,是否构成犯罪及构成何种罪名,都应当严格按照法条进行认定。不应以感性观点对待理性问题,法律的威严源于其如天平般的公正和不可撼动的公平,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应是每一位理性公民都具备的品德。 
  (三) 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持该观点者理由如(二),同样认为张某某不构成交通肇事罪,但并非观点二那样认为不构成犯罪,而应构成其他罪名。持该观点者认为既然张某某行为发生地不在公共交通管理范围之内,因此根据2000年11月10日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称为《解释》),张某某则应按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即过失致人死亡罪来进行定罪量刑。 
  本案争议主要集中在张某某家巷子口究竟是否属于《解释》所规定的“公共交通管理范围内”、张某某行为认定为何种罪名更适当。在此笔者赞同张某某构成交通肇事罪。针对上述争议,笔者接下来就此进行浅要探讨。 
  三、交通肇事罪性质及构成要件分析 
  (一) 交通肇事罪之犯罪主体 
  在交通肇事罪的犯罪主体认定上,司法实践中存在较大分歧,学者诸说纷纭,意见纷呈: 
  观点一:公路、水上运输人员及其他相关人员造成公路、水上交通事故的,成立本罪……该观点将特别法条即重大飞行事故罪、铁路运营安全事故罪予以排除,且认为非交通运输人员也能成为本罪主体,并且对非交通运输人员不必作出某种限制。笔者认为此观点对主体范围叙述具有一定的隐晦性,“及其他相关人员”范围到底如何,不得而知。 
  观点二:该罪犯罪主体为特殊主体,即铁路职工人员、航空人员以外的一切从事交通运输人员。该观点将非从事交通运输的人员排除在外,然而在具体司法实践中,交通肇事罪的主体并非仅局限于交通运输人员,此观点将交通肇事罪主体定位为“从事交通运输人员”是狭隘的。 
  观点三:交通肇事罪主体为一般主体,在司法实践中,主要是从事交通运输的人员,但非交通运输人员(如行人)也可成为本罪主体。在对非交通运输人员的界定中,该学者提及,公路交通运输、水路交通运输中肇事构成本罪的,无论是否是交通运输人员,只要在交通运输过程中违反了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导致重大事故发生,造成重伤、死亡或者公私财产重大损失的,均构成交通肇事罪。笔者认为该观点中对非交通运输人员认定上存在循环定义的嫌疑。此外,非交通运输人员的范围定义看似很广,但司法实践中,具体操作起来却不甚容易。模糊的界限,也是对法官自由裁量权的一大考验。 
  观点四:凡是在交通运输活动中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并造成法定危害后果,均成为交通肇事罪的主体。自行车、电动自行车、三轮车等非机动车辆驾驶人员和行人、乘车人等交通参与人违反了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造成足够严重的危害后果,也可成为交通肇事罪主体。笔者基本赞同此观点。对交通肇事罪主体认定上,通常以其驾驶的交通工具性质为标准,这具有很大局限性。司法实践表明,交通运输活动中充满不安全因素,在交通运输活动范围内,一但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其行为就可能危害到不特定人的生命、健康及财产安全,并且这种损害后果的严重程度是难以预计、无法控制的。但是,笔者认为,非机动车驾驶员并非一旦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造成严重后果就可成为该罪主体。

    热门论文

    随机硕士毕业

    全站推荐研究生毕业论文

    热门毕业论文范文